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傻瓜,只是一个小新闻而已,刚才我已经让江助理去处理了,不必担心。”薄毅琛安心人心的声音传来,语气很是坦然,似乎这些事情不值得一提。

    宋若初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薄毅琛的话,乱得厉害,“阿琛,公司的情况是不是很严峻?”

    “有我在,不会有事的。秦氏公司的事,我会处理,你不要担心。”

    “阿琛,我……”

    见阿琛在这个时候,还因为自己的原因,要去帮秦晓一把,宋若初既是难受,又是自责,她除了给阿琛添麻烦,根本帮不他什么。

    “在家不要胡思乱想,只你跟你小鱼儿平平安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薄毅琛柔声安慰着宋若初,眉目间尽是柔情,见到门口站着的江助理,语气越发温柔,“我现在要去开会,晚上回去再聊,不要太想我了。”

    这时候,还被男人调戏一句,宋若初鼻子一酸,“好。”

    他在努力不让自己担心,而她能做的,也是一样。

    挂掉电话后,她再次翻看新闻,发现TBS集团股市下跌的消息已经没了,就连秦氏公司产品不合格的新闻也都消失不见。

    心里知道,这是阿琛交待过的结果。

    “秦总,新闻,新闻没有了。”小张惊喜的声音传来,看着秦晓,一脸激动。

    秦晓立马拿起手机查了起来,发现之前不利于秦氏,以及TBS有关的新闻全部下线了,就好像之前看花眼了一样,网络上一片平静。

    “秦总,看来我们打给华申公司的电话有用呢。”小张笑着说道。

    然而,秦晓却没有这样觉得,秀眉微蹙,摇了摇头,“不是华申公司想放过我们,是TBS集团那边采取措施,一起帮我们的解决了一些问题。”

    看来,薄毅琛还是看在宋若初的份上,在这个时候选择帮上一把。这份恩情,让秦晓很是感激,却惟恐自己害了TBS集团。

    “马上召开会议。”秦晓俏丽的脸上浮现一抹严肃的神情,正色说道。

    “是,秦总。”小张连声应道。

    秦氏公司员工并不多,但有利于秦广叔以前的管理,个个也算是忠心耿耿的部下,此时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讨论如何保住公司,跟华申公司的事情如何解决之类。

    可是华申公司那边的态度非常明确,赔偿,走法律程序。

    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如此一来,那就要考虑赔偿金与违约金的事了。

    因为这一批货物数量之大,全部赔的话,几乎将秦氏公司所有的资金全部抽走,会造成暂时性的资金空缺。

    “我会以法人的身份去货款,另外那批货物,质检部好好检查一下,有多少合格产品,低价销售出去,减少公司的损失。”秦晓一脸冷静的交待道。

    底下的人纷纷应是。

    会议开完后,秦晓就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自然也是听说公司的事情。

    “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情不怪你,我现在就去公司。”秦广叔声音沉稳,透着安抚的味道。

    “爸,对不起,是我没有管理好公司。”秦晓心里难受起来,父亲因为犯了腿疾之后,一直都是由她来管理公司。原以为可以帮公司更上一层楼,结果却是……

    “别担心,爸爸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闻言,秦晓将自己决定的办法说了起来,秦广叔一听,点了点头,“货款的事情我去就好,你先解决产品以及警方检查那一块。”

    挂掉电话后,秦晓深呼一口气,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燥动不安的心渐渐平复起来,双手抱着肩膀,突然被人从背后轻轻抱住。

    秦晓脸色一惊,转过身,看到宋白涵泼墨般的眸子正望着自己,一脸温和的笑容,意外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宋白涵低沉的声音,浅浅说道。

    秦晓心知他应该也是知道什么,在人前伪装的坚强,在这一刻,不知为何,却很想在他的面前坦露起来,反抱着他,将头埋在他宽厚温柔的胸膛,难受的说道:“我是不是很没有用?”

    “不会。”宋白涵望着女人微微颤动的身子,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摸着她柔软的秀发,轻声安慰道:“你已经做的很好。”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早上一切都是好好的,突然所有都变了……”

    听到这话,宋白涵眼眸闪过一丝暗光,好端端的产品突然出现问题,而且华申公司一个中型公司,冒着得罪TBS集团的风险,也得开记者会,拖下秦氏跟TBS,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