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宋若初脸色有些难看,眼睁睁地看着清纯可爱的少女一把抱住自己丈夫的胳膊,亲昵地上下蹭了又蹭。

    “梦馨,放手!大庭广众,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薄毅琛俊眉蹙起,冷淡地挥开对方,然后一把搂过宋若初的腰,“这位是你大嫂,你们打个招呼吧。”

    宋若初还在心里脑补,大庭广众不该拉拉扯扯,是不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拉拉扯扯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薄毅琛拉出来挡枪了。

    她一怔,微微勾唇,礼貌地伸出手,“梦馨妹妹你好,常听阿琛提起你。”

    她故意叫得那么亲昵,说这话时,甚至还特意搂紧了男人的胳膊。

    卢梦馨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勉为其难地握了握宋若初的手,挑剔的眼神将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打量了一遍。

    确定对方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比自己高出一大截后,才嫉妒地瞪了宋若初一眼,敷衍地叫了声,“大嫂好。”

    卢梦馨原本还想凑过来贴住薄毅琛,男人已经面无表情地拉着宋若初的手,走到了卢父跟前,举杯敬酒,“舅舅,这是若初。”

    卢父是个面相慈祥的中年男子,眯眼打量宋若初,满意的点点头,“是个端正的孩子。”

    “舅舅好。”宋若初听见长辈夸她,连忙乖巧地打招呼。

    大厅里灯光很亮,照在卢父满是沟壑的脸上,卢浩天端着酒杯轻轻碰了碰薄毅琛的杯子,声音透出一股岁月沉淀的沧桑感。

    “那件事已经过去一年了,你真不打算去见见他吗?最近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总是念叨着你的名字。”

    薄毅琛举杯的动作一滞,冷淡的脸上勾起一抹嘲讽,“是么?他经常念叨的大概不止我一个人吧?”

    宋若初听着这爷俩的对话,有些迷惑,看见薄毅琛脸上明显有忌讳的神色,神思一晃,微笑告退。

    恰逢服务生从身边经过,她拿起托盘里的刀叉,走向一边的自助食物区,叉了一个点心,颇有些漫不经心,实际上却微微侧身,耳朵灵敏的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卢浩天沧桑的嗓音断断续续传来,“你爸爸年纪大了,他年轻时虽然混账,但毕竟是你亲生父亲,心里还是记挂你的。”

    “记挂我?他记挂的恐怕另有其人吧。”

    “易安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更何况他也没有威胁到你的利益。”

    “那我妈呢?!”薄毅琛的声音忽然变得更为冷硬,隔着老远都能听见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舅舅,你有没有想过我妈?”

    后面的声音被服务生倒酒的声音淹没,宋若初心中咯噔一顿,眉头蹙起。

    易安?易安是谁?听薄毅琛说话的语气,好像和这个人结了什么深仇大怨似得。

    虽然心中疑惑,但宋若初知道不该问的事最好不要多问,放下餐具,避嫌似地又走远了几步,一抬头却撞见了几个贵妇模样的女人。

    宋若初认出是卢家大房家的某些亲戚,嘴角扬起淡淡的微笑,凑上前打招呼。卢家的亲戚都很有内涵,她想不出这样一个家族为什么会生出个矫揉造作的卢梦馨来。

    一番交谈后,她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