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夜已深,A市寸土寸金的高档住宅区却依旧灯火通明。

    “嘭,”巨大的摔门声,将江叶芷从睡梦中惊醒,楼下传来的嘈杂声,让她不由的蹙眉,合好睡衣下楼,却不想刚行至一楼,一声声甜腻到让人反胃的娇吟便急不可耐的钻进她耳朵里。

    “陆总,嗯……你轻点,”女子娇柔的吟哦和男子难耐的喘息声交杂着,透过半掩的房门,清晰的告诉江叶芷,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却让江叶芷浑身如坠寒冰一般,纤细的手指死死的攥紧,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他就这么饥渴吗?竟然直接将人带回家了,甚至堂而皇之的在她亲手布置的婚房里做着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

    或许,不该说是婚房吧,毕竟她从来也没有在里面睡过哪怕一天,可是这婚房里的每一处,都是她带着满心的欣喜和期待布置的……

    是她瞎了眼,才会爱上这个男人。

    可是,这一切还轮不到一个低贱的女人来践踏。

    江叶芷眼里的光陡然清冷,紧攥着的手松开,却是一把推开了那扇房门,江叶芷勾唇,笑容灿烂若光,可眼底的冰冷却犹如实质,语调嘲讽,“两位可真有雅兴。”

    “啊……”夏优娇声尖叫,慌乱的扯过一旁的锦被裹在身上,好似受惊般窝进陆琛的怀里,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却抬头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望着江叶芷,“陆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我……”

    可是如此慌乱中,她的眼神中却分明没有半点的意外,仿佛就在等着这一刻的发生,直视着江叶芷,眼底的挑衅坦荡的叫人替她羞愧。

    见过不知廉耻的,可是还真没见过不知廉耻到这种地步的,江叶芷依旧在笑着,让人看不出情绪,可是心底的怒火已经几近将她湮灭。

    “你的确不是故意的。”江叶芷微笑着看着夏优,脸上的神情和善的不能再和善,可是那双眼里分明是看透一切的冷漠。

    不是故意的,心里却不知道盘算着这一刻有多久了吧?被看破心思的夏优索性收了脸上那点虚伪的歉意。

    “这似乎不是你该管的事情,陆太太。”陆琛直起身子,俊逸的脸上面无表情,他低低的冷笑了一声,言语中的嘲讽冰冷直接。

    是啊,有什么事是她一个徒有虚名的陆琛太太该管的!江叶芷微微低头,眼底掠过一丝受伤,却又飞快的消失,让人根本无法捕捉。

    “我也不想管,”江叶芷再抬头已是看不出丝毫情绪,她直直的对上男人深邃到像是能吞噬人心的眼眸,却是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可是……我嫌脏。”

    江叶芷说完,目光平静的落在夏优的脸上,精致的脸和优雅的下颚,分明没有半分的奚落,可是却让夏优浑身都不自在,就好像在江叶芷面前,她就是一团肮脏的垃圾。

    你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夏优咬牙切齿的瞪着江叶芷,眼底有一丝猩红,江叶芷,你就装吧,我看你能故作坚强到什么时候!

    “陆总……”夏优带着哭腔娇柔的唤了陆琛一声,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江叶芷眉头一皱,实在是被恶心的不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