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没事吧,还疼吗?”突然一道温柔的不可思议的声音响起,却是陆琛坐在了病床边,握着夏优的手嘘寒问暖。

    “我……我没事,有你和孩子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夏优明显也是受宠若惊,她在陆琛身边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夏优只当是孩子的功劳,当下手抚在肚子上温柔羞怯的说着。

    只是那眼神却时不时的落在江叶芷身上,眼底分明都是讽刺和挑衅,好像忘了眼前的人才是刚才帮她保住了孩子的人。

    真是讽刺啊。

    江叶芷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团和气,其乐融融的三人,特别是陆琛眼中那几乎要化成水的温柔,心里的某一个地方像是破了一道口子,一滴一滴的向下淌血。

    好像连脚腕上的疼痛都更明显了,疼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这种亲情戏,江叶芷自然没有心情再看下去,转身离开了病房。

    陆琛看到江叶芷离开也没说什么,却是交代陆母出去办转病房的手续,而他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夏优,目光幽深。

    “琛,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夏优被陆琛看的心里发毛。

    “我记得,我们每一次做,都有措施的。”陆琛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夏优瞬间如临大敌,难道,他知道什么了?

    “或……或许是有意外也说不定呢。”夏优干巴巴的解释着,可是陆琛竟然真的不再追问,让人琢磨不透的勾了勾嘴角,便转身出去了。

    夏优呆呆的坐在病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片刻之后,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脸上的表情竟是阴狠无比。

    陆琛这边耽搁了许久,可是刚下楼,就看到了江叶芷,竟然一步一步的慢慢向前挪着,那速度俨然比乌龟还要慢上几分。

    陆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他竟是安静的跟在江叶芷的身后,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着,分明是凄惨狼狈的动作,此刻看起来竟有几分娇憨可爱,陆琛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笑意。

    “嘶……”出师不利,江叶芷刚要下楼梯,就一个不小心跌坐在地,脚腕再遭虐待,竟是要裂了一般的疼,江叶芷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陆琛看着这一幕皱了皱眉头,目光一凝,却发现江叶芷的脚腕肿的简直不成样子,待他反应过来,人已经先行动作了。

    “啊!”江叶芷一声惊呼,整个视野瞬间天旋地转,她竟是被人整个打横抱起,惊慌失措的江叶芷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东西维持平衡,却发现自己竟然抓的是陆琛的领带,而领带的主人正跟她大眼瞪小眼。

    “你……你怎么……你放我下来……”江叶芷本想问陆琛为什么会抱她,可是想起办公室里陆琛对她的戏弄,瞬间打消了这个想法,不想自取其辱。

    “闭嘴。”陆琛正不爽自己这么下意识的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听到江叶芷的话瞬间脸就黑了几分,不悦的呵斥。

    江叶芷哪里会听他的,两只手挣扎着挥舞个不停,险些让两人从楼梯上滚下去,陆琛只能收紧了手臂,用下颚顶住怀中人不安分的脑袋,闷闷的声音从胸腔传来,“别动。”

    江叶芷的脸贴在陆琛的胸膛上,健壮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击打着她的耳膜,瞬间让江叶芷的脸红的像是一只油焖大虾。

    可是早上的教训还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