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本小姐的眼睛前些日子失明了,大夫说好生修养,所以一般没事本小姐不用眼睛看事物”,苏倾酒解释道。

    因为失明而后复明这少动用眼睛他能理解,但这个完全能装成看不见的样子,怎样想都觉得怪怪的?失明可是想博取同情。

    “我拿我这二当家的身份跟你赌,你敢不敢!”,话说出口,刘岩都觉得可笑。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如果真的有这个概率他输了,这个手底下的兄弟都称呼这么一个人为头,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笑场。

    “赌啊,不过若我是二当家的,那你是几当家的?”,苏倾酒插着腰问道。这里的人可真是有意思,身份都能赌。只是她一个剿匪的,最后也成了匪,不知道再次见到齐墨轩的时候该说些什么。

    山匪的二当家比墨王府的墨王妃,这两个似乎没有可比性呢!

    “你在的时候你就是二当家的,不在的时候我是二当家的,有问题吗?”,刘岩说的清楚,其实他也不是一个注重身份的人,只是在这片山里,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

    他是纯武力被推举二当家的,在这里他说的话也是有分量的。如果苏倾酒胜他,不关年龄也是会得到尊敬的。

    “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小姐”,傲影大叫,那身影快如闪电,直奔刘岩。在他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苏倾酒已经动手了。他们的王妃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好战,赌约一下,这是谁也不能拦住啊!

    刘岩没有兵器,搬着地上的椅子,对上了苏倾酒的刀。年轻人就是好胜,他这个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动起了手,如今都不懂尊老了吗?

    “小姑娘,你也太心急了吧!”

    一刀劈开了椅子,苏倾酒横踢过去。八成的力直接到了刘岩的身上,他闷哼一声,而她却是后退了一步。

    “好刀,好力道!”

    前一句是夸奖苏倾酒的刀,这刀大概是能削铁如泥,他要是被砍中以苏倾酒的力度,他估计能残废。第二句说出来,原来的轻敌也要认真了,这苏倾酒绝对不像表面看的那么简单。

    小小年纪,内功是那样的深厚。除此之外,这经验也比不比他们任何一个人低,出手的时机可以说是完美。唯一不完美的大概就是苏倾酒的这个身体身高,比之成人这样的攻击还是有点欠缺。

    从最初的不屑,到最后的惊讶,苏倾酒只用了短短几招的时间。

    绿灵与傲影背对着站在一起,道:“小姐,打的是什么主意?莫不是真要留在这里当二当家的吧”。

    “留不留这里不知道,不过小姐对这身份还是很感兴趣的,不然不会费这么精力的”,傲影若有所思,在准备出走的那几天,他也与苏倾酒熟的暗卫聊过,本以为是他们言过其实,事实却是……

    当一切在眼前显现,他不得不承认有些人果然不能得罪!

    “不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小姐真的赢了,这个对上我们老爷了怎么办?”,绿灵看着苏倾酒的势头压制住刘岩,有些担忧。

    这种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忧的,如果输了那才叫没法面对呢?苏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