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而今天四号包里坐着的其中的一个正好是一个和自己瓜葛一年之久的夜场女孩,起初晨枫见女孩的时候只觉得夜场能有这样漂亮的姑娘真是可惜了。那一天他整整的包了女孩一天,女孩叫小念,她管晨枫也叫枫哥,只所以叫枫哥是因为晨枫这个名字,对于做了几年夜场买卖的小念早已枯燥了这种生活,大学毕业后雄心勃勃来到这里,可是到社会上转了一大圈后却被碰的面部全非,即使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也大多的流落街头,更不要说她这种无名艺校毕业的人,毕竟生活是现实的,她终不会在远离家人的城市被饿死。就这样不得不拿出自己的青春来赌,起先是进了这家会所做了模特,可是模特做着做着竟然发现自己每天辛辛苦苦不但老板不领情,收入还不够,每日的面对着许多的姐妹们揣着大钞乐归,她不由的动了心,渐渐的原来自己可怕的那些事情随着时间和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变得并不那么可怕,也慢慢的也下了水,可是心里的愁苦却给谁说?

    在这里一蹲就是两年。尤其最近自己仿佛害怕这种环境,每天面对着形形色色的男人,交易交易再交易,可是自己的青春却慢慢的凋零了,未知的惆怅和可怕使得她仿佛要挣脱这种枷锁。

    好在最近晨枫的出现似乎对她意味着什么,晨枫是那样的对自己明显的表现出好感,况且那样的年轻,几乎是来这种场合年龄最小的,大概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况且频繁的来这,里看得出来绝对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孩子,出手那样的大方,几年下来自己给自己养成的懒惰,使得她除过躺着还是躺着,只是有时候挣钱,又时候却是疗伤。

    看着晨枫又一次的来了,她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可是晨枫在预定的时候却也点了其他的两位女生,有些话在这个场合仿佛不是很合适表达。看着晨枫被其他的两个姑娘围的团团转,她几乎有些生气,突然机灵一动走了出了包间,出了包间过道里显得安静了很多,她吵混的头仿佛轻松了许多,看着过道里来回的走着几个服务生她忙走进了洗手间然后掏出了手机发给了晨枫一条暧昧的短信:“枫哥,小念今天想一个人陪你”

    等自己没走进去的时候小念已经在掏出手机玩弄了起来,看着小念发来的短信忙辞退了其余的两位女郎,然后小念就缓缓的走了进来。

    “干嘛连同其他的姑娘点吗?”说话的时候小念表现出了嫉妒。

    晨枫看了一眼小念忙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小念的脸上职业性的调侃了起来,而这种动作却在这个世界不会被视为对一个女人的不尊敬,相反却受到所有女人的青睐和好感,以表示一单生意有望了。

    “好的,今天就要你一个人。”晨枫说着将自己的二郎腿翘得很高。

    “我不要你这样天天抱,我要你一辈子包。”小念面不改色的说了出来,而话句中的那个“包”字却使得晨枫明显的不安起来,自己对于小念感觉是异于其余的夜场女郎,可是要将这个女人拥为一生他可从来的没有想过。也许在这个世界只有绝度的价钱和性价比,男人选择包养的女人往往从女人的姿色,年龄,性格会综合考虑,可是自己毕竟是个未成家的孩子,虽然玩了那么多的女人可从来没想着这事自己还没想过,爸爸虽然对自己挥金如土,从来对于自己用大把的钱宠爱,可是包一个女人可如何是好?

    “好的。”晨枫说着将自己丑陋的手放在小念的丝袜大腿上抚摸了起来,而这句话的干脆与轻易却正好显示着他是个有钱人的身份。

    “不吗?今天就跟你走。我不要你这样,我不喜欢这里。”说到这里小念脸上仿佛露着难见的真诚。

    轮年龄他们都是火热的青年,轮身份都相识在一片红灯下。钱将他们维系在了一块,可是面对如此的突然并不排除他们都真诚的成分,可是那个内心深处的彼此污点不知道能否彼此擦去。

    这毕竟是一个火热的时代,随意会有许多的逃路,对于这个激情纷乱的年代没有抛弃和未来,没有一生或者长远,只有乐意和划算,因为任何人都怕被别人牵制,但是他们注定会被许多人牵制,也许这已是一个时代的悲伤,对于他们只能说是一个产物。

    就这样晨枫第一次的带着小念大胆的回到了自己的别墅,等坐上了小轿车,看着街旁的华灯初上,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小念似乎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空气,同样作为一个夜场的浪女他们在这个世界是危险和畏惧的,他们的生活每日的不安全着,而一切却不光来自国家的管制,更多的却是来自自己的内心深处。等再次的沐浴到这个有太阳的世界,她们除过清爽和新鲜,更多的会感觉到解放和自在,大多的浪女没有自己的世界,连同他们的住所,衣物都会被她们自己所嫌弃,除过一张银行卡的看管她们几乎没有任何,这也就是小念为什么这样急促的走的原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