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树林里空空荡荡,无人回答。

    “冷非,你还真是不要脸呐。”宁长波冷笑道:“明明在这里,却躲着不敢出来!”

    “你不是斩灵宗弟子嘛,看看吧,这位才是真正的斩灵宗弟子,你不过是一个偷窃神功的贼!”

    “不敢见一见这位斩灵宗高手了吧?”

    他声音在树林上空飘荡,却无人应答。

    宁长波无奈的看向冯晋华,苦笑道:“这家伙,真够厚脸皮的,没办法!”

    “就找不出他来?”冯晋华皱眉淡淡说道:“你不是能感应得到他嘛!”

    他心中暗自痛快。

    这宁长波明明是跟斩灵宗求援,偏偏傲气,好像摇海宗真能跟斩灵宗相提并论一般!

    “我能感应到他便在这里,可再细细感应,就找不到了。”宁长波皱眉道。

    他隐隐能感觉到冯晋华的讥笑,肯定在肚子里笑自己无能,这让他极恼怒。

    冯晋华摇摇头道:“这就找不到了?”

    “要不然,冯公子你试试?”宁长波皮笑肉不笑。

    “那就试试吧。”冯晋华傲然的淡淡一笑,轻飘飘一斩手掌,似乎破开虚空。

    “嗤!”一声轻啸,两棵树已然拦腰截断,缓缓倒下。

    冷非正站在树后,笑眯眯打量着二人,抱抱道:“宁长老,好手段!”

    宁长波脸色铁青。

    冷非竟然站到了身边,偏偏没找到,这简直就是对自己的嘲讽。

    冷非目光转开,看向了冯晋华。

    宁长波能找到自己,确实好手段,他明明已经隐匿了气息,几乎不可能找到的。

    而眼前这青年公子翩翩儒雅,看着不像武林高手,倒像是读书人。

    轻飘飘一掌,让他警惕万分。

    这是斩灵神刀,而且是比自己层次更深的斩灵神刀,需得小心应付了。

    冯晋华也细细打量着冷非,轻颌首:“第二层,能自己学到第二层,也算是奇才了。”

    他是斩灵宗弟子,知道斩灵神刀修炼的艰难。

    别看任何一个斩灵宗弟子都练成了斩灵神刀,可十个有六个在一层徘徊,无法踏入第二层。

    斩灵神刀的修炼远非别的武功可及,可眼前这个家伙,绝不是斩灵宗弟子,竟然练到了第二层。

    他自忖是做不到的!

    如此奇才,怎能活着,他若活着,自己怎能成就天下第一高手之梦?!

    他心中杀机隐隐,表面却露出笑容:“你师父是谁?”

    “擎天神君。”冷非淡淡道。

    冯晋华沉吟一下。

    他在脑海里思索擎天神君的名号,最终摇摇头。

    好像根本没擎天神君这名字,莫不是自己编出来的吧?

    冷非笑了笑:“你不知道擎天神君?”

    “没听过。”冯晋华微笑道:“可是我孤陋寡闻?”

    “是有点。”冷非点点头:“宁长老,跟他说说罢!”

    宁长波瞪一眼冷非,扭头看向冯晋华道:“冯公子,这擎天神君是数千年前的老前辈了,没听过也是与所应当,咱们能听过,是因为仔细查探,想得到擎天神君的洞府,没想到被这小子捷足先登。”

    “擎天神君……”冯晋华蹙眉。

    他心中杀意仍旧涌动。

    既然没听过,就不管擎天神君与斩灵宗有什么瓜葛了,直接杀掉便是。

    纵使他与斩灵宗有渊源,也要杀掉,有他在,自己就甭想成为天下第一!

    想到这里,他淡淡微笑道:“看来师门有渊源,不妨来斩灵宗说一说。”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