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冷非道:“我提了你能答应?”

    “这个嘛……,也未必不能考虑。”鲁敬年看一眼卢孚。

    卢孚皱眉不语。

    他最怕的就是这个,鲁敬年一来,会饶过冷非的性命,那才是最恶心人的。

    冷非越是难杀,卢孚心中的杀意越沸腾,越灼烈,已经形成了一个深深执念。

    冷非不除,他就夜不能寐,吃喝不香。

    原本以为要出这一口恶气,终于杀掉他去了一块心病。

    哪想到又平地起波澜。

    冷非笑道:“好啊,那饶过我性命,还有这块龙鳞也归我。”

    “你这忒贪心了吧?”鲁敬年呵呵笑道。

    冷非道:“这片龙鳞的力量你吸纳之后,至少修为会翻一倍,即使不敌那荆长老,也差不多少了。”

    “还是压不过荆长槐?”鲁敬年皱眉。

    冷非摇摇头道:“他的修为强横,你还是差了不少的,压不过他。”

    “那倒是没趣了。”鲁敬年道。

    冷非道:“不过他也不能欺负你了,即使压不住,也不会被他压住,更何况你身为少宗主,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奇功绝学,威力比他更强的?”

    “这倒也是。”鲁敬年露出笑容。

    “鲁师弟!”卢孚沉声道。

    他生怕鲁敬年答应。

    鲁敬年道:“那好,我答应你了,饶你一命,而且给你龙鳞,但你不能捣鬼!”

    冷非道:“我可以对天起誓!”

    “那就起誓罢!”鲁敬年道。

    冷非道:“你说罢,我要如何起誓?”

    “就说如果捣鬼,不遵从约定,那便马上降下天雷!”鲁敬年沉声道。

    冷非微笑:“那好,你也要立誓,如果不遵从约定,也直接降下天雷!”

    他最不怕的就是天雷。

    如果是别的誓言,因为他的名字真实,还不能随便起誓,灵气越是充沛,说明天地越有灵性,未必不能应誓。

    “……你倒是狡猾!”鲁敬年指着他摇头笑笑:“好吧,我心怀坦荡,可以起誓!”

    冷非于是竖起手指,朝天起誓。

    然后他盯着鲁敬年看。

    “少宗主!”卢孚看鲁敬年也要立誓,忙喝道:“冷非不能放走!”

    鲁敬年哼道:“为何不能放?”

    “他杀了咱们弟子!”卢孚愤怒的瞪向他:“你若把他放了,怎么向所有弟子交待?纵使是宗主,也不敢这么做!”

    “我便做了,那又如何!”鲁敬年唰的沉下脸来,突兀而奇快,冷冷道:“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

    “你……”卢孚指了指他:“我会向宗主禀报!”

    “报就报,有什么大不了的?!”鲁敬年一幅不屑的口气,哼道:“你也就这么大的本事了,一点儿没有脑子!”

    他说着隐晦的打了个眼色。

    卢孚也不是笨人,若有所思,最终冷笑一声,哼道:“我一定会禀报宗主!”

    他马上明白了鲁敬年的意思。

    先前是一直太执意于放冷非,愤怒冲昏头脑,现在忽然明白,鲁敬年答应饶了,自己可没答应啊。

    自己只要待他一走,马上再捉住了便是。

    冷非已经废掉了武功,再厉害也不可能马上就恢复,需得一点一点修炼回来。

    所以自己对付他绰绰有余,待他离开时,直接追上再杀掉便是了!

    想到这里,精神一振,脸上却仍表现出愤怒之意,冷哼一声道:“我现在便向宗主禀报!”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