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中年男子皱眉看着冷非与冯晋华。

    冷非轻咳两声,吐出一口血来,闭上了眼睛,仿佛没有力气睁开眼。

    冯晋华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仿佛一块石头,唯有双眼死死瞪着冷非。

    两中年男子各自行动。

    一个解开冯晋华的穴道,让他恢复行动,站立起来。

    另一个帮冷非疗伤。

    一股温暖气息瞬间钻进身体,迅速恢复着斩灵神刀所造成的伤势。

    冷非惊奇的睁开双眼看向他。

    这内力好像专门克制斩灵神刀的,能轻易消除斩灵神刀的气息及伤势。

    这类似于自己的大地之力。

    他不由暗自感慨,还真是不能小瞧天下英雄。

    “宫梅的话你们两个可听到了?”圆脸中年冷冷扫一眼两人,毫无表情。

    冷非与冯晋华皆点头。

    两中年男子好像两只巨兽盘踞,正俯看两人,威仪肃重。

    方脸中年沉声道:“可有异议?”

    冷非与冯晋华皆摇头。

    宫梅道:“二位师叔,他们两个也没造成什么后果……”

    圆脸中年一摆手,打断她的话。

    “错了便是错了。”方脸中年沉声道:“不管说了什么,只管行动,冯晋华残杀同门,废去武功,逐出宗门!”

    “什么?!”宫梅失声叫道。

    圆脸中年淡淡看着她:“宫梅,你将要进入刑殿的,难道这一条宗规都不懂?”

    “懂是懂,可是……”宫梅忙道:“冯师弟罪不至此。”

    “宗规已经明言,宗内自相残杀者,逐出宗门,废去武功,这有何疑问?”圆脸中年阴沉着脸,盯着她明眸。

    宫梅忙道:“刑师叔,可这冯师弟并没有杀死冷非,只是受一点儿伤,就当成他们切磋武功便是,切磋动手怎能不受伤?”

    “一便是一,二便是二。”刑睿帆冷冷道:“残杀同门与切磋武功是截然不同的,冯晋华,你说你们是切磋武功吗?”

    “是。”冯晋华忙点头。

    他脸色已经变了。

    先前的冲动与自怜自伤抛到一旁,他想到了自己的命运,真要被逐出宗门废去武功,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从追逐天下第一,到一个无数人耻笑的废人,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命运。

    “你说呢?”刑睿帆看向冷非。

    冷非看一眼冯晋华。

    冯晋华眼中露出哀求神色。

    冷非又看向宫梅。

    宫梅蹙眉看着他。

    她暗自叹息,恐怕这一次冯师弟在劫难逃了,宗规不可违,宗规大于天。

    若冷非求情还有一线希望,可冷非绝不会求情,他一定迫不及待的想除掉冯晋华。

    她轻轻摇头,自作孽不可活。

    “别东张西望的,说罢,是不是切磋?”方脸青年董承断喝一声。

    刑睿帆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他。

    冷非心思疾转。

    若直接说出,是冯晋华有意相害,并非切磋,确实能将冯晋华打落尘埃。

    但自己在斩灵宗的前途也就完了。

    他毕竟只是新加入的弟子,冯晋华再怎么说也是有了多年的人缘与人脉。

    所有斩灵宗弟子们都会跟他保持距离,觉得他不讲同宗之情,他们不会想冯晋华讲不讲同门之谊,只会想着是自己把冯晋华赶出宗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