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刚准备动手扇易小歌这小王八蛋一巴掌,一听他改了语气,我也改了手势,乐呵呵的揉了揉他的头,特别贱的说了声孺子可教。

    “妈了个……草,等我先抽完这根烟后再收拾你。”刚要骂娘的易小歌吃一蟹长一智,立即收口,一脸苦闷的抽着烟。

    我抽了大半根烟后问道:“还玩不玩了?”

    易小歌摇了摇头老实道:“不玩了,我又打不过你,陈让,咱们暂时休战,我不喜欢打架,那是野蛮人干的事,我这种人喜欢玩阴的,咱们走着瞧呗,慢慢玩。”

    我说了句我等着,刚好这时候燕青青上来叫我们去吃饭,一听到这话,一脸怒容道:“易小歌,你又想搞什么鬼?”

    “青姐,我没搞鬼,那家伙还把我打一顿呢,我可是受害者,不信你问子泰。”一见到燕青青,易小歌立马仓皇的解释道。

    可燕青青摆明了不信,皱着眉头道:“你少来了,谁能打着你啊,易小歌,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别找陈让的事,这几年来,你在我背后对我那些男朋友玩手段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今天你玩到我眼前了,我可不会再当瞎子,我告诉你,陈让要是出什么事,我一个找得就是你,别以为你爸是义天龙头就怎么样,该挨的揍,该抽的巴掌,一个都不会少。”

    似乎是将问题摆在台面上了,易小歌这会也不装了,他只是有点认真的喊道:“那些男人都配不上你。”

    “配比配得上不是你说得算。”燕青青牵起我的手,把我护在身后。

    我躲在燕青青后面,一脸小人得志的抽着烟,故意在后面搂住了燕青青的小蛮腰,斜看着脸色苍白的易小歌,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你青姐的脸蛋很好看?”

    燕青青回过头脸红得瞪了我一眼,我不管,继续摧残着易小歌的心灵,接着道:“等你再过几年,就知道你青姐的胸部更好看,再过一些年,才懂得你青姐的屁股曲线最漂亮。”

    说到这,我轻轻的拍了一下燕青青连衣裙包裹严实充满韵味的屁股,易小歌泪流满面,心如刀割,像是一场青梅竹马败给世故的狗血悲剧。

    燕青青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安慰易小歌,也没有否认,她很清楚,与其纠缠不休,还不如狠下心让易小歌彻底死心,划清距离带来的伤痛远没有距离模糊带来的伤害来得软刀子生疼。

    易小歌似乎认命了,他看向燕青青,第一次用很没有底气的语气问道:“青姐,你真的喜欢他?”

    燕青青点了点头,第一次主动承认对她来说羞于表达的答案,易小歌脸色越发的苍白,他原本就生得跟女孩子一样眉清目秀,这样一来,更加没了血气,呈现一种病态的白,他仿佛用尽全部力气艰难的转过头,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道:“如果你敢对不起青青,我一定跟你拼命。”

    这一次他没叫青姐,而是直呼燕青青的大名。

    甘子泰一脸疑惑,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傻傻的子泰知道,从小到大都没有输过的易小歌,这一次仿佛还没开战就已经溃不成军了,然后易小歌就跑掉了,甘子泰见好友这样,想要追出去,燕青青便喝道:“随他去,要是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知道哭哭啼啼的找他爸妈,那他一辈子都是一个纨绔,成不了大器。”

    “可是小歌他……”甘子泰有点担忧,只是话还没说话,燕青青就喊了一声闭嘴,然后调整了情绪说饭做好了,大家都下去吃饭吧,别人陈姨等久了。

    甘子泰见燕青青真有点生气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好奇的看了我一眼后,就下了楼。

    我牵着燕青青的手笑道:“都是你惹得祸。”

    “少把事情都推在我身上,我看你啊,是听了陈姨的话,想着跟二代们都处理好关系,结果弄巧成拙,这可怪不得我,不过让易小歌早点弄清楚也好,免得以后又做出以前那种荒唐举动,你这是一劳永逸,先给他巨大阴影,然后再慢慢收服他,我说得没错吧。”燕青青望着我轻声道。

    我脸色微变,点了点头道:“这小鬼长大了是个麻烦,再加上上一代那些麻烦的事,以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会是导火索,既然早晚要爆还不如提前爆,趁他没有威力的时候让他先炸一下,炸完之后再陪他慢慢玩,我才占据主动,不然以后等真成了大/麻烦了,炸一下,那可是得伤筋动骨,所以把苗头强行扼杀在摇篮里才是王道。”

    “有没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啊,易小歌虽然麻烦,但怎么说都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再狠有仇家的人或是车王飞狠?”燕青青白了我一眼道。

    我乐了乐道:“没有人比我清楚,隐忍的狼比他妈疯癫的狗要凶多少倍。”

    燕青青若有所思,但还是没有点破。

    在东院吃完饭后,我就告辞了,陈玲送到门口,只是说了一句路上小心后,就牵着甘子泰回屋了,我和燕青青坐着福根的陆地巡航舰,直接就回了尚阳区。

    路上接了一个电话,是方权打过来的,说是林姨和陈灵儿已经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