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众弟子们顿时左顾右盼,浑身紧绷。

    竟然能潜入岛上,无声无息,这绝不是一般的高手。

    他们升起浓重戒心。

    也有的弟子双眼放光,兴奋异常。

    这可是难得的露脸机会,收拾了他,在诸同门当中便是光采夺目。

    这般念头一起,有的站在原地,戒备的看向四周,护身罡气流转不休。

    有的则开始飘身疾掠,寻找冷非。

    “他在练武场的树上!”天空响起宁长波声音。

    在练武场上的弟子们纷纷看向四周。

    正在远处的弟子们则奔向练武场。

    冷非伏在树梢上,听到宁长波的声音便觉不妙。

    原本还想一窥摇海宗的武功,以便将来应付。

    摇海宗内无法虚空挪移,可他龙鳞与龙文配合,化不可能为可能,偏偏虚空挪移过来。

    看着这些弟子们的修炼,他有些失望,招式确实没什么精妙,关键还是内力的运转。

    显然这些武功的威力都在内力搬运上,从内求得精微奥妙,而不是从外。

    宁长波的声音一响,他顿时感觉周身寒毛竖起,如坠冰窖,几乎要让他僵住。

    这是浓重的威胁而致,就像人站在滚滚而来的马群前,或者像站在猛虎前。

    他袖中龙鳞一亮,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岛上。

    摇海宗弟子纷纷扑向练武场,眨眼间把练武场团团围住,水泼不进。

    他再大的本事也别想逃走,轻功再好也不是虚空挪移,而在宗内无法虚空挪移,便是宗主也不成。

    “没有!”

    “没有!”

    一个个弟子们不死心的搜索。

    “宁长老!”有人扬声呼唤。

    宁长波来到人群内,抬头看向一棵树。

    他看到的便是刚才这棵树,练武场旁边的每一棵树他都记得模样。

    “宁师兄,他在哪儿?”一个红脸膛中年男子沉声道。

    宁长波扫一眼他,摇摇头。

    “到底准不准?”红脸膛男子皱眉道:“不会是耍咱们玩儿吧?”

    “闭嘴!”宁长波冷冷道:“我会开这个玩笑?”

    “那他在哪儿?”红脸膛男子不满的道:“这兴师动众的,如果还捉不到他,那真是……”

    “闭嘴!”宁长波沉声喝道。

    他飘身上了树,左手一捞,送到口鼻间,然后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

    红脸膛男子撇撇嘴,不以为然,觉得宁长波是装模作样,人肯定是逃走了。

    他知道宁长波不会开这玩笑,就是想落一落宁长波的脸面,让他更丢人,更损威严。

    宁长波脸色阴沉,双眼陡然迸射蓝光,蓝光凝而不散,挥向四方。

    片刻后,他收回目光,眼睛恢复如常,脸色苍白如纸,冷冷道:“逃了!”

    “他不会逃出岛了吧?”红脸膛中年哼道:“他怎么逃出去的?”

    宁长波冷冷瞪他一眼,微垂眼帘沉思。

    他很好奇冷非是怎么偷偷潜进来的,更好奇是怎么逃掉的,这么多人,这么双眼睛,个个都无比锐利,竟然没看到他!

    他能断定,就在自己叫破之时,冷非还是在这里的,是叫破了之后才走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

    换成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得过这么多人的眼睛,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