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身体闪动,化实为虚,好像一抹轻烟。

    袖中的龙鳞传来一股力量,迅速消融这股寒冰。

    但身法上还在迟缓,好像寒冰渐渐控制自己一般,越来越慢,艰难闪避着这宁长波。

    “你是何人?”冷非一边艰难游移,一边喝道。

    “将死之人何必知晓!”宁长波淡淡道。

    他双眼蓝光迸射,直勾勾盯着冷非。

    冷非眼前微晃,周围好像变得模糊。

    雷印倏的闪动紫光。

    他顿时清晰,脸色肃然,这宁长波竟然是个擅长移魂之术的精神高手!

    碰上这种家伙,纵使自己精神强横,也不能不小心,一个不好就会被暗算。

    而且他内力至阴至寒,寒意比蛮荒更浓烈数倍。

    换成在修炼擎天神掌之前,他碰上了,一掌都挨不住,直接僵住不能动,任由宰割。

    想到这里,他对摇海宗越发忌惮,这摇海宗的奇功绝学当真不少,威力还这般强横。

    “摇海宗的?”冷非哼道:“死一个卢孚,还有一个荆长槐,你又过来送死?”

    “你该死——!”宁长波脸色阴沉,双眼蓝光大盛。

    他也觉得难缠。

    自己的凝海神功竟然没能一击奏功,移魂术也没能奏功,这冷非还能开口说话,怪不得荆长槐栽在他手上。

    杀摇海宗弟子是大忌,所有摇海宗弟子同仇敌忾,绝不容许凶手活着。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杀掉这冷非,否则天下怎么看摇海宗,摇海宗的威严何在?

    失去了威严与震慑,摇海宗将面对无数的试探与纠缠,麻烦无穷。

    他心中杀意沸腾,双眼蓝光大盛。

    冷非轻笑一声:“告辞!”

    他说罢一闪消失原地。

    “想走?!”宁长波冷笑。

    他双眼蓝光迸射,直接照到虚空,然后一步跨出,再次出现在冷非跟前。

    冷非讶然,身形飘动,朝后打量他一眼笑道:“这是什么绝学?”

    “你不必知晓。”宁长波哼道。

    冷非呵呵笑道:“看来你是真有把握杀我了。”

    他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块银牌,朝着宁长波一指。

    银牌迸射出一道红光,瞬间射中宁长波。

    红光化为一个光罩,把宁长波笼罩其中。

    宁长波脸色阴沉无比,喝道:“是荆师弟的赤命牌!”

    冷非笑道:“我就笑纳了。”

    “该死!”宁长波喝着牙喝道:“你该死!”

    冷非摇摇头道:“你们摇海宗弟子先杀的我,我便不能杀他们了?”

    “你今天一定要死!”宁长波冷冷道。

    他身体迸射出蓝光,与红光相撞。

    “轰隆!”一声闷响仿佛爆炸,虚空泛起涟漪。

    冷非摇摇头:“没用的!”

    银牌再次迸射出一道红光,笼罩了宁长波。

    宁长波双眼蓝光迎向这道红光,不等它笼罩过来,在空中直接撞击。

    “轰隆!轰隆!轰隆!……”

    一道道蓝光与一道道红光相撞。

    周围虚空震荡不休。

    宁长波脸色苍白,忽然一闪消失。

    下一刻出回到了摇海宗外的海面上,然后如一道离弦之箭射向海岛。

    正在岛上巡视的弟子们冲过来,看到是他,抱拳行礼:“宁长老。”

    宁长波摆摆手,顾不得跟他们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