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冷非皱眉看着两人。

    鲁敬年脸上也挂上了戏谑笑容。

    冷非皱眉道:“这便是你们的手段?”

    “嘿嘿,怪不得咱们,冷非,你到了地下,也该瞑目的,我可没有违誓!”鲁敬年摇摇头道:“要怪只能怪你太笨呐,没想到卢师兄。”

    冷非打量卢孚一眼,点点头:“是忘了他,那便告辞了。”

    他便要离开。

    卢孚冷笑道:“你想走?”

    冷非发现虚空已经凝固,无法挪移,不由的皱眉道:“还真是处心积虑,非杀我不可!”

    “不杀掉你,我誓不为人!”卢孚咬牙死死瞪着他。

    冷非叹道:“看来只能除掉你了!”

    “哈哈……”卢孚忽然大笑。

    鲁敬年也摇摇头:“好啦,我先撤啦,卢师兄,你一个人足够了吧?”

    “对付一个武功废掉的家伙,已经足矣!”卢孚哼道。

    他对鲁敬年还是不满的,不识大体,为一己之私而放纵冷非活这么久。

    不过还好鲁敬年不是无可救药,总算没真放走了冷非。

    他已经趁机布下了天罗地网,就是防备冷非有什么猫腻,现在看来,这一番准备却是白费了。

    冷非看一眼鲁敬年。

    鲁敬年冷冷道:“怪只怪你杀了咱们摇海宗弟子,凡杀摇海宗弟子者,皆杀无赦,任何人都不能免!”

    冷非做气愤状,冷冷道:“少宗主好手段!”

    “只能怪你笨呗。”鲁敬年哈哈一笑,飘飘而去,在这方圆一里之内,他也没办法挪移虚空。

    看着他消失,卢孚转过身来,露出笑容:“冷非,送你上路吧!白费心机而已,真以为能活命?”

    冷非点点头道:“你想找死,也怨不得我了!”

    他说罢,一掌拍出。

    虚空出现一道金掌,轻飘飘拍向卢孚。

    卢孚脸色微变。

    这冷非的修为已经废了啊,怎么能施展出这绝学?

    不过好在金掌看着小了很多,威胁不大,于是不在意的伸掌迎上。

    “砰!”他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血箭,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金掌毫无阻碍的破开他护身罡气,甚至还有宝物的护体之能,直接击中自己心口。

    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便要被黑暗吞噬。

    “啊——!”他拼命的发出一声怒吼,振奋精神,凝全身之力,催动了燃烧精血的秘术。

    他仿佛化为一个火球,周身似乎燃烧着火焰,瞬间扑到冷非跟前。

    冷非不以为然的笑笑。

    手持龙鳞,龙文的力量得到最大程度的激发,他现在的力量之强超乎常人想象,便是荆长槐来了也不惧。

    “砰!”他轻飘飘一按。

    正燃烧着精血的卢孚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他所有的力量根本没来得及施展,已经死去。

    一只金掌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心口位置出现一个大洞,心脏已经消失。

    “砰!”他直直的坠落到了海水里,慢慢的沉下去。

    冷非露出笑容。

    终究还是宰了这家伙,一直千方百计杀自己,如针芒在背,终究还是灭掉了。

    下一刻,一道人影闪过,荆长槐出现在他跟前。

    荆长槐脸色阴沉,看一眼周围,冷冷道:“卢孚他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